Drawings : 1988~2018
Last 30 years

Yoshitomo Nara

2018年2月9日 – 2018年3月8日
開廊時間 :11:00 – 19:00
公休日:星期日・星期一・國定假日
開幕:2018年2月9日(五)18:00〜20:00

※本展已結束。感謝各位的光臨。

Nara’s studio, 2007
photo : Yoshitomo Nara

村上隆的話

KaikaiKiki畫廊本次為各位呈獻現代日本代表性頂尖藝術家的其中一人:奈良美智(1959~)。將以2018年東京元麻布的畫廊2次個展,與之後在香港BASEL藝術祭特別設置的展位的個展形式呈現。(順帶一提,2018年也是KaikaiKiki畫廊10周年,重大轉捩點的一年!)雖然表現方法不同,但與奈良先生分享屬於藝術家的精神時,都能有共鳴。在KaikaiKiki畫廊所展出的,是他在其他商業畫廊難以實現,除了回顧他自身的軌跡之外,也去確認他屬於藝術家的核心部分的展覽。

奈良美智在1984年出道以後的30年間,他以獨一無二的主體性出現在各種藝術的場面,並且以他獨特的文法持續和世界對話。這和一般人所知曉的日本漫畫或是”可愛(kawaii)”文化所接近的日本又有所區別,是他對於西洋/東洋音樂深厚的造詣,在那之中所建構的文法贏得了許多不同領域的共鳴。

不論是已經是核心的藝術愛好者,或是對於藝術並不熟悉的人,都能夠成為他作品的粉絲。特別是在亞洲受歡迎的程度和影響力在藝術的拍賣市場中的評價也隨之水漲船高。但這數年,對於這樣爆紅的市場感到厭惡,他開始避免在人群中曝光,選擇了一頭栽進自己世界比較封閉的生活方式。雖說如此,他在2017年11月,位於日本中央區域的養生區域-那須塩原市,開了展示自身作品和他珍藏的作品及唱盤的空間:N’s YARD,去摸索另外一種溝通的方式。

因為這次KaikaiKiki畫廊的呈獻,也將會帶出一個課題,就是奈良美智他那些複雜纖細的想法,要怎麼樣在現在的藝術市場中體現出來,將也會是這次展覽的主題。更具體的說明就是迴避以轉賣為前提的商人,藉這次機會,自然地再度去與真的喜歡奈良作品的粉絲交流,讓他的創作的羽翼,能夠盡情伸展到極致。我抱著這樣偉大的期望,開始了這次KaikaiKiki畫廊的奈良美智展。

村上隆

藝術家的話

我想說一些關於繪畫手稿的事。

回想小時候,我喜歡用一支鉛筆去畫畫。只要有一支鉛筆,我就覺得什麼都可以畫得出來。不過我想大家小時候應該都是這樣。在哪裡畫都可以:上課中,放學途中的路上,當然還有家裡。和在學校裡,上課中所畫的水彩畫又有些需不同,比較像是把自己所想的,轉化成文字或是語言的那種感覺。有時也會加上文字,但是又和圖畫日記不一樣。就是像這樣的感覺,對於自己也是繪畫的原點,也是現在所持續的繪畫行為。

自己和繪畫手稿的關係。自己是怎麼樣和繪畫這件事相處過來的,我想用俯瞰的方式去回顧看看從學生時代開始的30年。當時的心情和想法,瞬間浮現的靈感和文字一起所畫下來的東西,裡面也有一些就只是拿著鉛筆的手動了起來這樣的東西,要說是表現的手法,不如說就像是呼吸一樣,用當時手邊有的鉛筆和原子筆畫了出來。

和我在美術學校裡所學的表現手法又有些許…不..是非常不同。那些像是我童年的延長線,我無法用正確的言語去形容,應該就像是與其用說的不如用畫的比較容易把我的想法傳達出去,這些畫稿就是在這樣自我感覺良好自信下的產物。展示這樣的30年間歲月,就是這次個展的內容。

自己在美術史上會佔有怎樣的地位呢?恩…應該是說這些東西根本不會留在歷史上,在遠離那樣的位置去畫出來的東西,對我來說才是繪畫。理所當然這些東西都非常個人,我以前也曾被有名的美術批評家判定我這些手稿是情感上的失禁(那又如何呢?哪裡不好?),但也是有冷靜畫下來的東西。

沒錯,就是像呼吸一樣的畫下來了。像是紀錄什麼一樣的畫下來了。像是在思考什麼一樣的畫下來了。就是我所經過的30年。然後31年、32年,也會一直畫下去吧。。。。雖是如此,最近比起畫畫,散步、照相偶爾寫寫東西的時間也增加了。之所以如此,這樣把自己30年吸吐間的東西攤出來,讓自己也必須去確認這30年的展覽,是十分有意義的。

從嘆氣到吐氣,嘶吼到呵欠,像是坐上時光機一樣,我想去和各式各樣的自己打聲招呼。

「一直都冷凍保存的心情們,真的好久不見了!但我不會去解凍你們的,只是會增加更多你們的同伴而已。」

奈良美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