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增加作品的表現主義性,是將強化規律性控制之後的形式重點化

中村一美

2016年3月8日 – 2016年4月2日
畫廊開放時間 :11:00 – 19:00
公休日:星期日/一/國定例假日
開幕:2016年3月8日(二)18:00〜20:00

top_increasingly

Scroll Painting 45, 2015
Oil and chalk on cotton canvas
1620 x 1305 mm

視覺上的不協調音~表現主義性~形式性

(1)
本次,在KaikaiKiki畫廊所舉辦的第二次個展之際,我想記下幾個簡單的想法:
2014年9月第一次的個展時,最主要是想要發表以斜紋系列為中心的作品,但本次除了加進斜紋的〈繪卷〉系列作品,我也想同時展出我至今不斷努力所創作的其他表現主義系列作品:加上〈悼念死亡〉、〈存在之鳥〉、〈Y字型〉、〈聖〉等等。
本次,斜紋和其他系列相較之下所發生的差異,絕對是一目了然。在那裡必然會產生一種因為視覺上所摩擦出的不協調音,是我刻意讓它發生的。這個世界,有許多已經言盡意至的道理,但也有許多沒有秩序,好像只能勉勉強強判別的事物。我們對於那樣無秩序的狀態感到麻痺,彷彿陷入一種,"這其實是一種真理"的錯覺;但陷入這樣無秩序錯覺的我們,其實是在我們認為最舒適的環境,對我們而言,也是最完美的秩序。
這些言語,是我一直以來獨有的,充滿隱晦性自我反詰的措辭方式。引述道元禪師的話:世界,即是繪畫,而繪畫,即是世界本身。(『正法眼藏』「畫餅」)我認為,這段話是在洞察一切之後所說中的唯一真理。如果用這樣的視角來切入本次的展覽,展覽中所發生的不協調音本身、也應該就會與世界本身所發出的不協調音,無秩序,或是無意義的狀態產生一致。但也許這樣的說法並不會得到贊同。但對於感覺到如此狀態的我,拿著畫筆,創作出許多像世界一樣充滿不協調音的作品,亦是一個事實。

(2)
用強化表現主義的方式去創作繪畫的時候,那些作品往往很容易只呈現出支離破碎的樣貌–根本就是無秩序的集大成,堪稱渾沌的具體化一般的繪畫…。本來的話,我的那些標榜不協調音、無秩序、無意義的繪畫群,應該更接近於那樣的渾沌與支離破碎;但,我在形式上的範疇中加以控制,將可能被稱作表現主義暴力的繪畫,加上了(或是說,有意的去給予)它們可以以形式去讀取的方法。結果反而是若表現性越強,就必須越去強化形式,而這樣的課題也就跟著增加。
世界充滿著暴動,也充滿著難以預料的事態。如果以道元禪師的話來解釋的話,繪畫即世界,而世界,也就是繪畫。所謂形式,是等同於「束縛」、「剝奪自由」、或是「限制所有的可能性」;但有些自由是因這些機制的運作之下才成立的。我的繪畫,就像是一邊探索著「自由」,並不捨棄本來表現主義繪畫所有的可能性,進而發掘出與現在不同的方向性。

中村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