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E TODAY,
GONE TOMORROW

MADSAKI

2017年5月19日 – 2017年6月15日
開廊時間 :11:00 – 19:00
公休日:星期日・星期一・國定假日
開幕:2017年5月19日(五)18:00〜

※本展已結束。感謝各位的光臨。

KaikaiKiki將從5月19日(五)開始,舉辦MADSAKI個展「HERE TODAY, GONE TOMORROW」。
1974年生於大阪的MADSAKI,小時候移居到人種的大熔爐紐約,PARSONS SCHOOL OF DESIGN(紐約)畢業後,曾是國際級藝術家集團Barnstormers的一員,多次活動經驗累積後,現以東京和紐約作為活動的據點。從細緻的圖畫到巨型的裝置,他創作的範圍廣泛,近年更以挑釁的語言創作作品,或是引用歷史上的名畫來創作,對於藝術的意義與作品的價值以諷刺的觀點提出了疑問。
去年2016年8月,在中野百老匯的Hidari Zingaro舉辦的MADSAKI個展中,他將過去電影中的一個場景,或是政治家的肖像畫,甚至是藝術家村上隆的花系列作品等等,引用各種氾濫在社會中的圖像所創作的改竄作品,或是將具有挑釁意義,諷刺的語句化為繪畫作品來展示,裡面所表達政治及社會問題的質疑或批判,及超越那些境界的噴漆作品群,造成了極大的話題。
本次在KaikaiKiki所展出的,以自己的妻子作為題材,嘗試用自我揭露私人部分的方法所創作出的一系列新的作品。這就好像他把他自己錯置在過去他所模仿過的那些巨匠的立場上一樣。他所擁有美國和日本兩邊複雜自我認同的感受為基幹,並且用街頭文化表現出他就像是一個腳踏車信差一樣的體驗。作品中也有著對於日常生活所感受到的無常和短暫並同時擁有反骨的精神,到了一種私人自傳的嶄新表現手法的境界。
MADSAKI他對於藝術創作嶄新的挑戰在這個展示空間裡盡情的發揮著。盡請光臨觀賞。

藝術家的話:

我將我體會到這世界的短暫,鬱悶的心情轉化成俚語,並將這種語言,用繪畫表現。或者,將過去的名作或是名人,透過噴漆罐去描繪後,就像唾棄了自己過去對於美的價值觀,然後我終於能夠確認現在正活著的事實。
這次的新作品,最主要是以我老婆為中心來創作。有好幾次,在畫她的時候,在工作室淚流不止。
無常。
我希望可以將現在所感覺到的愛和強烈的羈絆,都當作是永恆。
但,絕對沒有所謂的永恆,總有一天,會就這樣崩裂毀壞。
總有一天大地震來臨,或是因為戰爭,或許,是我們變了心,這一切就會分崩離析。
FUCK OFF!
在畫著我老婆的同時,雖然流下了眼淚,還是用噴嘴繼續上色。
臭罵我自己,唾棄我自己,但依舊持續的上色。我只有繼續噴上顏色,我只能做到如此了。
MADSAKI

村上隆的話

我非常喜歡塗鴉。
住在紐約的時候,我常去SOHO的Canal Street附近有一家專賣噴漆的店,去那裡買一些關於塗鴉的T-shirt和雜誌。
我自認為已經很懂塗鴉了,但自從我遇見了KaikaiKiki公司內有個叫做綛野匠美的工作人員,總之他就是非常了解塗鴉就連那些一定要知道的歷史背景,他都非常詳盡地告訴我,我微薄的知識被他打得落花流水,從此之後,我就會問他許多關於塗鴉的事。
2年前開始在中野的一個小畫廊裡,我辦了一個計劃,是以塗鴉作為展覽的主脈,招聘了我感興趣的藝術家,很快地就召集了11人。
所謂”感興趣”,就是我在網路上亂逛,覺得圖像令我感興趣的,我就親自去接洽這些藝術家。
這兩年我集中在Instagram上,就在那裡看看能不能釣到一些我感興趣的圖片。在那之中我和幾位藝術家實際接洽後,在KaikaiKiki紐約作畫的Rei跟我說”MADSAKI我認識喔!”;正確來說應該是我追蹤Rei的Instagram然後應該是從她那邊發現的吧,其中一位就是MADSAKI。
然後我跟本人連絡上之後,就說想要買他的作品,一番交涉後他也給我一些折扣,我幸運的買到了相中的作品。是馬帝斯的仿作。
買了作品之後不久,立刻就有展示作品的機會來了。那是在橫濱美術館,是我的收藏展「村上隆的superflat collection」。
到了開幕當天,這位藝術家非常親切地跑來找我。老實說,他跟人的對應互動,是我討厭的那一種:聲音大又愛裝熟,滔滔不絕的說著話。
但我也就嘻嘻哈哈,把場子硬撐過去了。
後來這個收藏展的展場照片拍好之後,我看了看,不知為何就是非常在意他馬帝斯的這個作品,明明就只是一個簡單的仿作而已。
然後我跟綛野(就是那個對塗鴉很了解的同事)說,我想蒐集這個藝術家的資料,順便幫我跟本人交涉,跟他說希望他可以把他現有的作品通通給我看。
他馬上就把作品拿來給我看,是30X20公分左右,大概是一些把低級的黃色笑話在畫紙上用噴漆創作的作品,我心想”感覺不賴耶~”,他拿來的50件左右的作品我大概買了8成。
然後我放了一陣子。
經過了幾個月後,我突然想再看看,於是就製造了一個能夠把買進的作品一次看過的機會。
我請小綛喵(綛野的綽號)讓我可以跟藝術家見個面。
見了面以後我問他”要辦展嗎?””好啊好啊!”就像這樣兩句對話就決定了。”那就下個月辦吧”我有點好像故意要為難他,結果他說”沒問題喔!”
就這樣,在中野的Zingaro裡用了幾個空間辦了個展。
作品充滿狂放雜亂的感覺很好,於是我拜託他”對了,你也畫畫我的花系列的仿作吧”。
那件作品也感覺很好。就像這樣幾次來回和他互動以後,最初我討厭的那個裝熟的大聲公的背後,我看到了他純真藝術家的真心話。
所謂歸國子女獨有的自我認同危機中,還有那一份”應該”,”必須要”拚了命要把日本回想起來的感覺,我好像看到了一種對於同胞的哀戚,他藝術家的那個部分,讓我著了迷。
之後又天南地北的亂聊,還一起去了國外,建立起了不錯的感情,這可以說真的是一份徹底無敵的才能阿!
這次個展是KaikaiKiki的邀約,就是這樣的背景下,舉辦了本次的個展。
作品的風格也就是很一般的塗鴉的感覺,但是有MADSAKI特有的悲傷從畫面中滲出來。總之有一股惆悵,很棒。
這次請他創作的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喜歡的對象–他的老婆,因為我想大家可以藉此去看到他心靈的深處。他的Instagram上已經有公開了作品的圖片,非常受到好評。就這樣的一場展覽,希望看到作品本尊的記得來喔!

村上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