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藝與現代美術間的關係是什麼?
(將陶藝的脈絡放進現代美術的系統之中)

李禹煥
菅木志雄
岡崎乾二郎
日比野克彥
中原浩大
安藤雅信
坂田和實

2017年8月3日 – 2017年8月30日
開廊時間 :11:00 – 19:00
公休日:星期日・星期一・國定假日

※本展已結束。感謝各位的光臨。

EVENT

藝術家對談

安藤雅信X村上隆

8月19日(六)15:00〜16:30

©Lee Ufan ©Kishio Suga ©Kenjiro Okazaki ©Katsuhiko HIBINO

村上隆的話

我在思考從2016年泡沫經濟崩壞之後的現代陶藝還有現在被生活工藝型態的陶藝包圍的環境下,我發現了一件事情:現今生活工藝型態陶藝的始祖,是否是與現代美術有關聯呢?

我本身以藝術家身分出道的時候,對於自己如何找到在美術界的立足點和稱號,下了很大的工夫。之後,才有了「Superflat」這樣的名稱,而主要是經由美國的現代美術界廣受流傳。

現代美術的世界中,有1970年代的「物派」,在那之前有50年代的「具象」、「九州派」;60年代的「零次元」、「新達達主義者(Neo-Dada Organizers)」、「Hi-Red Center」等。

但在「物派」和「Superflat」中間的30年,卻沒有一個代表性的稱號。就算有,也只是在泡沫經濟盛興和崩壞之間所發起無數的小型革新運動。

泡沫經濟發生當時,主要是以西武Sezon體系的文化事業以壓倒性的經濟力量為主要的推進動力:Parco的平面影像展、Senzon美術館的館藏等等,許許多多展覽也就因時而起。

連稱號都來不及決定的短時間內,革新運動就如雨後春筍一般地爆發了。陶藝界也是在泡沫經濟最盛期以百貨或是公開募集展(*編按:審查和募集一般作者的作品並展覽)為基礎,價格也就一口氣攀升到極點。

接著就是在泡沫經濟之後的真空狀態。在排列這30年間所興盛的各種發展之中,我在那之中發現的是現代美術和陶藝所有的深厚淵源,在思考這樣的淵源為契機,企劃了本展。

村上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