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17歲的時候,從美術老師那裡聽到賈克梅蒂的故事,從此憧憬雕刻,我現在創作著雕刻

大谷工作室

2016年11月26日 – 2016年12月24日
開廊時間 :11:00 – 19:00

※展期中無休

開幕:2016年11月26日(六)18:00〜20:00

※11/26(六)18:00開幕式以後正式開展

top_otani

KaikaiKiki Gallery將於11月26日(六)~12月24日(六),舉辦大谷工作室「我在17歲的時候,從美術老師那裡聽到賈克梅蒂的故事,從此憧憬雕刻,我現在創作著雕刻」展。

藝術家的話

從小就非常嚮往藝術,於是我在高中的時候進了美術部。在那裡遇見的老師告訴了我許多有關賈克梅蒂(Alberto Giacometti,注:瑞士國寶級畫家,為存在主義代表人物)以及其他古典繪畫的事。從那時候開始就一心只想當藝術家,總之先進美術大學吧!就在這樣的想法下,去了東京補習班的夏季講習。

在那裡,我們被要求做一些例如:「將馬鈴薯和假想的情境組合」的課題。這種讓我覺得到底這樣的靈感跟藝術有什麼關係,如果這些就是跟現代藝術接軌的話,那我不需要,我希望做更多訓練手和眼睛的事。在這樣的想法之下,我進入了沖繩的美術大學雕刻科。
在那裡,聽到前輩都在說「在日本,光靠雕刻活不下去吧?」如果是這樣,是不是也不該進大學呢?煩惱之下,我休學了一年,看了很多地方。
睡在破舊卡車的載貨台上,我去了很多美術館﹨博物館﹨寺廟神壇等等。
在塑膠布鋪著的載貨台上,我想了很多。雖然我不懂美術,但是只要看過各式各樣的東西,就會了解在那之中,什麼是重要的。而且我覺得在那裡,也許有神明存在。手和眼睛的感覺剛剛好對上了,我想那個神明就會也許降臨吧。
我想將那個時候的想法轉換成一個具體的形式,所以辦了這個展。

大谷工作室:大谷滋

對於「工作室」稱號的疑問

這次將要舉辦擁有『大谷工作室』稱號的藝術家展覽。
每年,不知為何,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日本陶藝家的展覽總是選在年末舉辦,這次有些不同。
就像他擁有的『大谷工作室』這個稱號一樣,他是一個製作「勞作」的藝術家。他雖然也創作陶藝,但他的本業,是「勞作」。
所謂「勞作」,就是小孩子在做什麼東西的時候,腦中會浮現一些不特定的概念,但是那些稱不上是專業的感覺。

我和他認識是在御茶之水的Try Gallery。然後我又追了一些他在其他畫廊辦的展覽,4年前開始在我的畫廊也經手起他的作品。
我和他的對話當中,在剛認識的時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說他曾幫忙過奈良美智的陶藝創作。確實,大谷的作品和奈良美智,的確有些共通之處。
與西歐藝術的保守主流中異質部分中的藝術主題,這一類的東西。
如果要比喻的話,譬如說高更和亨利・盧梭這些藝術家。去探討藝術核心部分的:為什麼要創造出藝術,然後去景仰它?…類似為了尋找這一類問題的答案而創作。
但最近數年,大谷工作室的風格,已經是毫無保留的展現在陶藝家身分的大谷滋(他的本名),這樣真的好嗎?我好幾次質疑了他。
這次的展覽企劃最初我在看的時候,也是有種明顯地在展現:快欣賞我的陶藝作品!這種像是發表會的感覺,所以我認真地詢問他:

村上:「大谷,你就以陶藝家 大谷滋的身分活動就好了,不要大谷工作室這個稱號了吧?」
「就像TAMORI(注:日本名主持人)出名了以後,也想要做其他藝能以外的嚴肅工作,所以就把稱號改回本名森田這樣。要改回本名請便,但是對於稱號的責任,如果這麼隨便的話我是感到很厭惡。」
「之前Mr.也是有過這樣的事。說想要改回本名,我就對他說:你是抱著這麼玩玩的心態取了自己的稱號嗎?!笨蛋!如果你是這樣的模擬兩可的心態的話那連藝術都不要幹了!」
「但是『大谷工作室』以『大谷滋』的名義,以陶藝為中心繼續做下去的話我是完全贊成喔。但是,這樣下去的話就是要成為一個所謂陶藝家的人,好好想想阿…」
於是,在這之後,除了有了新的展示企劃之外,他也告訴了我他一輩子都要用「大谷工作室」的名義走下去。
同時,在這之後所討論的展覽計畫呢,比較像是這樣…確實不要像是陶藝藝術家的展覽,有種樂在其中的感覺,但是不是太深入的愉快,是一種新手的快樂,這樣你覺得如何呢?關於這一類的意見交換。
於是有了以下的對話:
村上:「你這次個新作品,我覺得最好的一件,和奈良美智的陶藝作品是有點像喔。」
「要說奈良先生,他也是吸收了你和其他在陶藝之森幫忙的藝術家血脈創作了陶藝作品,說大谷你的作品像奈良先生,但也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模仿的,沒問題的。你以客觀的角度,想說這次在說你的作品很好,這樣比較好喔。」

說完以後,大谷便回答說:「關於稱號的事,我想了很多,到底對於自己最重要的是什麼…想起在高中的時候,雕刻老師所說過的,那裡才是最重要的呀~經過思考創作出來的作品,就是被說過跟奈良先生的作品很像。」
「也許是真的很類似,像是自己稱號中的工作室…該說是最原始的慾望嗎?我真的應該再認真思考一遍關於工作室的意義。跟著那樣的心情去創作,自然就會變成那樣的型態。不是陶藝,比較接近雕刻吧…」他這樣對我說著。這樣比較好吧

因此,個展的標題便成為了:我在17歲的時候,從美術老師那裡聽到賈克梅蒂的故事,從此憧憬雕刻,我現在創作著雕刻

陶芸と彫刻と工作の境界線。
陶藝和雕刻和勞作的界線。
從外表看來也許有些曖昧且欠缺深思熟慮,但要能夠持續地站在那樣的立場,事需要相當的覺悟的。他就是要給我們看到他的決心,所以辦了這次的個展。
敬請期待……是說,我也很期待。

店主 村上隆